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学剧本

顾永田(第三集)

时间:2019-07-28 19:15:53  来源:  作者:
第三集
 
半个月之后。
大象村。
噹噹……噹,一个老汉在镇子里的街道上,一遍敲着锣,一遍大喊:“各家各户注意,县长大老爷今天要来,请你们按照昨天的分工,各负其责。”喊完,又敲着铜锣。
听到锣声,乡亲们从家里出来,在街道上洒水清扫。
“快一点打扫,县长大老爷来啦,要静街的。”文水富商沈毓敏的大管家,不住的吆喝着。
  乡亲们紧张地忙碌着。
“钱四!”管家朝一个矮苟老头喊了一声。
“管家!”钱四答应一声。
管家:“我叫你办的事咋样啦?”
钱四:“刘管家,按照你的吩咐,我都打听过啦,新来的县太爷,是江苏徐州人,我特地在太原府,请了一个会做徐州菜的大厨。”
管家:“你在仔细想想,可别再学上回啦,由于我们的疏忽,县长三番五次地找我们的麻烦。”
钱四:“我知道啦。”
一乡绅:“刘管家,我们都等半天啦,县长咋还没来。”
管家:“从交城的米家庄到咱大象,也不过八十来里,按理说早该来啦。”
一乡绅:“这不好说,要是骑马,最多不过二个时辰,要是坐轿,现在还在半路。”
一个青年过来禀报:“刘管家,我们打听过啦,县长早就骑马来啦。”
“早就骑马来啦?”管家纳闷,“他来那儿啦?”
“管家,我进村的时候,看见几个穿军装的,在村头地里给刘老嬤嬤种玉米,会不会是新来的县长。”说话的青年,朝远处指了一下。
管家:“走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 
大象村头。
金色的阳光,洒满大地。
顾永田带着八九个工作人员,来到了村头。
偌大的村庄,只有几缕炊烟升起。
一工作人员:“咋回事,就这几家做饭。“
另一个工作人员:“这里十年九旱,老百姓一天能吃两顿饭就不错啦。”
路边地里头,一个老大娘刨地种玉米。
顾永田朝众人一招手:“走,到地里干活去。”
工作人员跟着顾永田来到地里。
老大娘一见当兵的向她走来,吓得哆嗦:“老总,我可没有钱,这点玉米种子,你要不嫌少就拿去吧。”
顾永田非常和气的说:“大娘,您别误会,我们是来帮您人家种玉米的。”
老大娘摇摇头不敢相信,怀疑的目光看着顾永田。
顾永田拿起工具刨地,其他人员也跟着干了起来。
管家带着乡绅来到这里,吃惊的看着顾永田等人。
时间不长,玉米种好。
一工作人员“顾县长,玉米种好啦,我们吃午饭吧。”
管家走到顾永田面前施礼:“顾县长,我家老爷有请。”
众乡绅:“顾县长,我们恭候多时啦。”
顾永田:“几位老先生,不必客气。”
一乡绅:“刘管家,沈老先生安排你来接顾县长的。”
管家:“顾县长!我家老爷有请。”
顾永田:“刘管家,麻烦你告诉沈老前辈一声,我今天有事,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访。”
管家:“顾县长,你千万别推辞,我家老爷在聚仙阁饭店,为你接风洗尘。”
顾永田:“刘管家,你回去告诉沈老前辈一声,时值抗战之际,一切从简,这桌酒席就免了吧。”
管家:“那你们的午饭……”他故意把饭字拖得很长。
顾永田直截了当:“在乡亲们家里吃。”
 
        二
 
顾永田走进一家小院。
二个小孩坐在地上玩耍,其中一个扎着羊角小辫的姑娘,特别惹人喜爱。
顾永田:“小妹妹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小男孩指着小姑娘说:“她叫胡兰子。”
胡兰子:“他叫小柱。”
“谁呀?”听见顾永田跟小孩说话,老大爷从厨房里走出。
“大爷!是我。”顾永田主动向老人打个招呼。
老人一看来个当兵的,非常反感,没有说话。
顾永田:“大爷,我想在您家吃饭。”
刘大爷;“长官,不是我撵你,俺家里穷,管不起你饭。”
“大爷!”顾永田比较随和:“我也是穷苦人家出身,你吃什么,我吃什么。”
“这饭你能吃吗?”老人一听,十分生气,他走进厨房,把锅盖一掀。
  顾永田走进厨房里一看,感到吃惊。
锅里面,清水煮着冻过的扁豆,以及红薯叶和几个小胡萝卜。
“能!”顾永田拿起大黑碗准备盛饭。
小柱来到锅台前,眼睁睁的看着锅里。
此情此景,顾永田感到心酸,他拿起勺子,盛出几个胡萝卜和冻扁豆。
老大爷瞪着眼睛,看着顾永田。
小柱,眼巴巴的看着碗里。
顾永田把盛好饭递给了小柱,自己又从锅里盛了一碗,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。
刘大爷看着顾永田,呜呜的哭了。
顾永田:“大爷,你们的日子太苦啦。”
刘大爷:“这里十年九旱,在按地亩摊税,我们的日子能不苦吗。”
“爹,你别说啦。”小柱不让父亲说话。
“小兄弟,你别害怕,我顾永田今天来到这里,就是要解决老百姓的困难。”顾永田说到这里,又从锅里盛了一碗。
刘大爷重新打量一番顾永田。
顾永田:“大爷,困难只是暂时的,我们要改变这儿的局面。”
刘大爷:“你咋改变?”
顾永田:“大爷,抗日民主政府已经成立,老百姓当家作主的日子就要到来。”
刘大爷:“啥时候?”
顾永田:“就在今天。”
 
刘大爷家门口。
顾永田从刘大爷家里出来,一首悲伤凄凉的民歌让他此步。
 
日本鬼子占了城里头,
穷苦人家几多愁,
铺地、盖天、枕砖头,
还被拔上修炮楼,
刮风没披头,
下雪抱趾头,
文水人民沦陷没活头。
 
听到歌声,刘大爷也出来听了。
听完民歌,顾永田向刘大爷说道:“大爷,他唱出了老百姓心声。”
刘大爷:“我这个邻居是个苦命的。”
顾永田:“大爷,听这歌声,他年纪也不小了。”
刘大爷:“耿老汉比我大两岁,自从他儿子被土匪打死之后,他遇到高兴的事伤心的事,总要唱它一段。不过,他还有一个怪毛病,逢年按节从来不给自己的亲人上陵。”
顾永田再次向旁边的小院看了一眼,转身离开了这里。
 
         三
 
打谷场上。
县政府的工作人员,使劲敲着锣鼓。
听见锣鼓响,乡亲们向打谷场上走来。
一位老大娘,抱着一个小孩,领着一个大的孩子向会场走来。
“小朋友,过来,叔叔抱抱。”顾永田接过大娘怀里的孩子。
小孩不停的看着顾永田。
顾永田:“小朋友,叫叔叔。”他说完,轻轻的刮了一下小孩的鼻子。
“一二一,一二一。”张辉带着部队来到打谷场上。
顾永田抱孩子走进会场。
工作人员唱起了抗日歌曲。
 
敌人占了文水城,欺负压迫老百姓,
霸土地,加税捐,奸淫烧杀又掠抢。
饿肚皮,苦难当,树皮草根都吃光。
青纱帐里隐蔽好,敌人不敢下乡跑,
敌人如要下乡跑,练国朮,耍大刀,
打个冲锋定难逃。
 
“顾县长!我营全体指战员向你报道。”张辉来到顾永田面前。
“张辉!”顾永田认出了面前这个军人。
“顾永田!”张辉也认出了顾永田。
顾永田非常高兴:“想不到我们在这儿见面。”
张辉:“是啊,学校一别,你杳无音讯,我做梦都在想你。”
顾永田:“我也想你呀。”
张辉:“老同学,你大哥……”
顾永田急切地问道:“我大哥咋啦?”
 
顾永田家里。
空旷的小院里,三间低矮的石墙小屋,洋槐树下,一个土灶台,旁边放着小方桌。
顿德富带着几个警察,来到小院门口。
顿德富踹开篱笆院门,带着几个警察闯进院子里。
顾永田的母亲,放下手里的针线活,走到院子里问道:“老总,你们找谁?”
顿德富:“老嬤嬤,你儿子犯事啦,快把他交出来。”
母亲:“我儿子老实得像个大姑娘,他能犯什么事?”
顿德富:“你儿子带头搞罢课闹学潮,现在是党国通缉的要犯。”
顾永田的母亲一听这话,不再搭理顿德富一伙。
顿德富手一摆下令:“给我搜!”
几个警察走到屋子门口,转身又回来了。
顿德富纳闷:“咋回事?”
几个警察只是笑笑,不说原因。
顿德富走进小石屋里,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。
顿德富掀开缸盖一看,大沙缸里是一些山芋叶子。
几个沙盆里,盛着一点碎的干山芋藤和干扁豆。
顿德富再仔细看看空荡荡的屋里,放着二张木床,床上的被子,补着许多补丁,整个房间里,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,顿德富看到这里,急忙退了出来。
顿德富丢下几个同伙,大步朝院子外面走去。
“队长!”几个警察追到门口。
顿德富垂头丧气地说道:“我白跑一趟,顾永田的家里一贫如洗,连壶酒钱也弄不成。”
 
“就这家。”顿德富带着几个警察刚走完,苟明才领着几个警察又来这里。
苟明才一脚将院门踢开。
“谁?”顾永田的母亲抬头一看,苟明才带人闯进来了。
苟明才:“老太婆,你儿子哪?”
母亲:“我儿子不在家。”她从屋里走出。
苟明才:“你给我听着,你儿子在学校里,带头搞罢课闹学潮,现在是党国的要犯。”
母亲怒视着这伙强盗。
苟明才:“熊老嬤嬤,你瞪什么眼,给我搜。”
几个警察走到屋子门口,又退了回来。
苟明才:“咋回事?”
一个警察:“队长,屋里空荡荡的,什么没有。”
苟明才:“不行,老鼠洞里也要给我掏三遍。”
苟明才带着几个警察进了屋里,再次搜查起来。
搜了半天,一无所有。
苟明才一摆手:“走!”
 
黄昏。
顾永田家里。
地主孙大眼,带着几个打手来到院子里。
大冷的天,顾永田的大哥和母亲坐在灶前吃晚饭,一看孙大眼来了,母亲站起来招呼一声。
母亲:“老爷!”
孙大眼:“别跟我套近乎,你儿子是党国通缉的要犯,他上学用我的钱咋办?”
大哥:“我们还。”
孙大眼:“不是我小看你们,你们家吃了上顿没有下顿,你用什么还?”
母亲:“老大,咋么跟老爷说话的。”
大哥:“娘,咱人穷志不穷,明天,我去他家里干活还钱。”
孙大眼:“我可没逼你,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大哥:“大老爷们吐口吐沫砸个坑,我说话算数。”
孙大眼一眨眼笑了。
 
孙大眼家里。
孙大眼站在院子里,管家向他汇报:“老爷,顾家老大来了。”
孙大眼:“叫他到徐州府拉大粪。”
管家:“老爷,我知道啦。”
管家没走多远,又被孙大眼叫住。
孙大眼:“等一下。”
管家:“老爷,您还有什么吩咐。”
孙大眼:“你叫顾家老大,把那匹没用过的马套上。”
管家:“老爷,那可是一匹烈马。”
孙大眼:“这小子目中无人,我就是要给他个下马威。”
管家:“老爷,我明白啦。”
 
孙家大院里。
顾家老大来到马棚里,看见一匹拴在槽上的枣红马,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枣红马油光发亮,一看顾家老大来到面前,嘶叫了一声。
孙大眼拉着管家,悄悄地藏在一边看笑话。
顾家老大刚把枣红马牵到棚外,枣红马暴跳撒野,顾家老大被枣红马拽倒,马一撂蹄子,一下子踢到顾家老大的头上。
孙大眼与管家相视而笑。
顾家老大忍着疼痛,从地上爬了起来,他拽出打马鞭,朝着枣红马就是叭叭叭几鞭。
枣红马桀骜不驯,顾家老大边打边带着枣红马转圈。
打完三圈,顾家老大怒喝一声:“吁!”
枣红马原地站住,一动不动。
顾家老大赶着马车出了院门。
孙大眼看着走远的顾家老大,心有余悸地说道:“这小子有二下子。”
 
顾永田:“张辉,你咋么知道我大哥的消息?”
张辉:“我听王子模说的。”
顾永田:“张辉,你离开家的时候,咱那些同学有什么消息?”
张辉:“任慎修回睢宁老家,王子模当上了教书匠。”张辉说到这里,又想起了一件事:“老同学,我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警察局长肖玉虎,被撵滚蛋啦。”
“肖玉虎回到了太原,又成了阎锡山的红人。”顾永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张辉。
张辉:“这个笑面虎,真是官运亨通。”
顾永田:“肖玉虎不但官运亨通,还是我的顶头上司。”
一名干部来到张辉面前报告:“营长,部队到达指定位置。”
张辉:“段副营长,你带着一连二连,到各村发动群众,重点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。”
段副营长:“是!”
顾永田:“老同学,你带着部队,还走吧?”
张辉:“老同学,首长派我和你一块工作。”
顾永田:“太好啦。”
一工作人员:“顾县长,乡亲们都到齐啦。”
顾永田:“马上开会。”
 
群众大会上。
顾永田声音洪亮的:“乡亲们,我来文水第一顿饭,是在刘大爷家里吃的。”
人们的目光,都看着顾永田。
顾永田:“这顿饭,我吃的是,清水煮红薯叶,外加一把冻扁豆,还有几个小胡萝卜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我也是穷苦人家出身,我吃过百家饭,穿过百家衣,没来这里之前,我只说我顾永田苦,没想到,你们比我顾永田还苦。”
人群里,鸦雀无声。
胡兰子和小柱,从人群里挤到前面。
胡兰子:“小柱哥,那不是在你家吃饭的大哥哥吗?”
小柱:“是的,他对我可好啦。”
顾永田:“乡亲们,大家之所以贫穷,是多种原因造成的,我们这里十年九旱,大家起早贪黑,辛辛苦苦干了一年,除去各种苛捐杂税,公粮、水费还要平均摊派。到头来还是忍饥受饿,你们说说,这种现象合理吗?”
众人:“不合理!”
顾永田:“不合理的现象,必须废除,在此国难当头之际,我代表抗日民主政府宣布,全县各阶层人民,有钱出钱,有粮出粮,有人出人,只有这样,大家吃饱穿暖,才能更有劲的打小鬼子。”
“好!”乡亲们欢呼鼓掌。
 

 
会场外面。
几个乡绅站在树下,一边听着顾永田的讲话,一边嘀咕着。
“老顿哥,自古以来,官府向着有钱的,可这个新来的县长倒好,要和穷鬼们搅合在一起。”瘦猴苟子明小声嚷嚷着。
“苟老弟,任凭风浪起,稳坐钓鱼台。”胖子顿子才,不慌不忙地说话。
“老顿哥,你还稳坐钓鱼台,这个戴眼镜的小白脸,马上就把老规矩给废啦。”苟子明急了。
顿子才:“想得倒美。”
苟子明:“我的哥来,你快想办法吧,一旦他动真格的,你我得少收入多少钱财。”
顿子才:“我得给小白脸的点颜色看看,不然的话,他不知道自己姓什么。”
苟子明:“人家是县长,你能咋着。”
顿子才脑袋一歪,鬼点子来了:“管家!”
管家:“老爷!”
顿子才:“你把咱家里的文房四宝拿来。”
管家:“老爷!我马上去拿。”
管家一走,苟子明百思不得其解:“老顿哥,你这是干什么?”
顿子才自以为得意,指着顾永田说道:“苟老弟,这个小白脸是秋后的冬瓜——嫩的很。”说完,他嘿嘿嘿笑了几声。
 
顾永田:“乡亲们,为了赶走日本侵略者,全县各阶层人民,必须团结起来。与此同时,我们要组织抗日游击队,青年救国会,妇女救国会,儿童团等各种组织,在抗日民主政府领导下,同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!”
乡亲们热烈鼓掌。
 
鞭炮声中,一个个组织,挂牌成立。
张辉挂起来“抗日游击队”的匾牌。
武委会主任马强,挂起“青年救国会”的匾牌。
妇女救国会的匾牌同时挂起。
 

 
“顾县长!”开会的人们陆续散场,顿子才却来到顾永田面前。
“老先生,您有何事?”顾永田问了一声。
顿子才:“顾县长,你刚才讲的太好啦,我建议把它写成文字,昭示全县民众。”
顾永田:“老先生,你的建议很好。”
“管家!”顿子才朝远处招招手。
“来啦”管家拿着文房四宝过来。
顾永田客套一番:“几位老先生,我说你们写。”
顿子才:“哎,顾县长,你年轻有为,还是你写。”
顾永田:“在老先生面前,我岂敢班门弄斧。”
苟子明:“老顿哥,你读过私塾,你写吧。”
“我年老眼花,写文章之事,非顾县长莫属。”说到这儿,顿子才向众人递了一个眼色。
“顾县长!你来写吧。”众乡绅齐声附和。
“顾县长!你写,我给你研墨。”苟子明与顿子才一唱一和。
“诸位老先生,我献丑啦。”顾永田微微一笑,拿起毛笔,蘸了蘸墨汁,镐了几下毛
笔,刷刷写下几个大字—— 文水县抗日民主政府布告 。
顿子才和几个乡绅,一看布告,呆若木鸡。
顾永田写道:"自九一八事变以来,日本帝国主义践踏我东北河山,侵占我平津、华北,蹂躏我百姓同胞,掠夺我宝贵财富,罪大恶极,罄竹难书。“七七”卢沟桥事变,日寇更欲吞并整个中国,数月之余,犯我大片国土,今敌已污晋地,陷我太原,占我文水县城,烧杀抢掠,孰不可忍。族仇国耻,激愤我工农兵学商,义不容辞,共赴国难,保卫家乡,血战日寇。
本政府在国难当头,民族危亡之际成立,誓率全县人民与爱国同胞一道,……"
 
许多人都注视着顾永田,那一行行漂亮的小楷字,不断的出现在纸上。
这优美的文字,人们竖起大拇指称赞。
顿子才不停的擦着脸上的汗珠。
顾永田继续写道:二、实行减租减息。为改善人民生活,动员一切投身抗日事业,根据现时租高利重的情况,必须实行减租减息,本府规定:田租年租不得超过总收获之二成五;借贷年息不得超过一分半,禁此重租高利剥削,违者严惩。
    
三、废除苛捐杂税,实现合理负担,捐税差役不合理,妨碍抗战工作的开展和群策群力拯救危亡的活动。本府宣布:废除苛捐杂税,废除公粮、水费的平分均摊制。规定公粮、水费皆按土地好坏分等级征收;捐税差役按“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”的原则负担。具体办法另行公布。
     四、改革水利规章,实行新的水规。……
“好!”在场的群众,拍手叫好。
顿子才和几个乡绅,也不打个招呼,偷偷地跑了。
 

 
土地庙前。
云周西村的群众,聚集在一起开会。
马强主持会议:“乡亲们,你们对这次减租减息,有什么意见和要求就提出来。”
会场上,没人吱声。
顾永田来到会场,一看地主老财没来,十分生气:“马主任,主角都没来,你开的什么会。”
马强:“顾县长,我通知他们两回,除了沈家来人,其他人家一个不来。”
一工作人员:“顾县长,这些地主老财,不想减租减息。”
顾永田:“马主任!”
马强:“到!”
顾永田:“你再去他们家里,告诉他们一声,如果不配合这次减租减息运动,抗日民主政府决定,他们将按汉奸论处,财产土地全部没收。”
马强:“是!”
 
苟子明家里。
几个地主老财,在苟子明家里商量着对策。
“穷鬼们想减租减息,想得倒美。”
“他们有抗日民主政府撑腰,咱们惹不起。”
“惹不起咱躲得起。”
苟子明哼哼二声,几个地主老财大眼瞪小眼,都等着苟子明拿主意。
苟子明故意拿足劲头:“诸位,你们都瞅我干什么。”
一老财:“苟先生,你经多见广,我们都听你的。”
苟子明问了一句:“听我的?”
一老财:“苟先生,你儿子在肖专员那里当差,我们不听你的听谁的。”
众人齐声附和:“苟先生,我们听你的。”
苟子明趾高气扬:“听我的吗,这次减租减息,他们来个大风起,我们来个不开船。”
 
苟子明家。
马强来到苟家大院门口,被家丁拦住。
家丁:“干什么的?”
马强:“找你家老爷开会。”
家丁:“我家老爷说啦,任何人不见。”
马强火了:“他不见我,我偏要见他。”
家丁上前阻拦:“你算老几。”
马强怒吼一声:“滚开!”他把家丁推开,大摇大摆的向院里走去。
 
“老爷!老爷!”家丁跑在马强前面,来到苟子明面前。
“喊什么喊,我不是交代过了吗,任何人不见。”苟子明冲着家丁发火。
马强:“我哪?”
苟子明一见马强,不吱声了。
马强:“诸位老先生,顾县长让我请你们开会。”
苟子明:“马主任,开什么会?”
马强:“和乡亲们一块,协商减租减息。”
苟子明故意抱着肚子叫喊:“哎哟,我肚子痛,巴成是去不成啦。”
苟子明一带头,其他人也跟着瞎嚷嚷。
“我也不好受。”
“今夜受凉啦,我头晕。”
“这二天上火,我牙疼。”
  马强强压住怒火,严肃的说道:“既然你们都不想参加协商会,顾县长让我转告你们,抗日民主政府决定,你们将按汉奸论处,财产土地全部没收。”
“啊?”苟子明和几个老财惊叫起来。
  马强撂下这几句狠话,转身就走。
苟子明抬头一看,马强已经走远,赶紧向这几个人摆手:“快走!”
众人:“上哪去?”
苟子明:“开会去。”
这几个老财,跟着苟子明朝会场走去。
 
大会上。
顾永田:“乡亲们,我来文水要做的第一件大事,就是在全县范围内开展减租减息。长期以来,土地集中在少数人手里,造成了贫富悬除。今天,抗日民主政府,本着一切有利于抗战,一切有利于改善人民生活这个原则,在全县范围内进行减租减息,抗日民主政府规定,田租不超过总收成的二成五,借贷利息不超过一成五厘。大家对这个规定,还有什么想法没有?”
苟子明:“顾县长,这个规定不合理。”
顾永田:“那点不合理?”
苟子明:“按老规矩最合理。”
顾永田:“几位老先生,你们还是听听乡亲们的意见。”
“还按老规矩办?”刘大爷不乐意了:“我租你家的地,起早贪黑,风吹日晒,辛辛苦苦干了一年,除去你家的田租,再加上苛捐杂税,你叫我喝西北风。”
“抗日民主政府已经照顾你们,还不满足?”马强说了一句。
“人心不足,蛇吞象。”倔强地耿老汉,故意说给苟子明和这几个老财听。
  苟子明和这几个老财,在众人面前,十分难堪。
  苟子明:“这……”半天也说不出理由来。
  顾永田:“几位老先生,国难当头,我们要集中一切人力物力抗战。在制定这个规定时,抗日民主政已经考虑到各方面的利益,我认为,这个规定切实可行。”
  苟子明看到自己,在顾永田面前讨不到便宜,马上点头哈腰:“我执行,我执行。”
“轰”了一声,乡亲们被苟子明的模样逗乐了。
 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阅读
薄去的时光
薄去的时光
有一种力量
有一种力量
激情属于岁月年华
激情属于岁月年华
南京梦
南京梦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pk10人工计划_pk10精准人工计划 pk10人工计划_pk10精准人工计划 pk10计划_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_pk10五码两期在线计划 9彩app_9彩app下载安装 粉百合3d彩吧_多彩网 盈盈彩app_盈盈彩ios苹果版下载 粉百合3d彩吧_多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