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学剧本

顾永田(第八集)

时间:2019-07-28 19:21:52  来源:  作者:
第八集
 
清澈的汾河水,川流不息。
两岸的庄稼,矮小枯萎。
耿老汉,一个六十多岁的农民,站在干旱的土地上,锄了几下地,又坐在地上吸烟,眼瞅着干旱的土地发呆。
“大爷!”顾永田来到这里。
“什么事?”耿老汉非常冷淡,脸也不转,继续看着他的庄稼。
“你这个老头。”同行的工作人员,想说耿老汉两句:“顾县长……”
“我不管他张县长李县长的,老天不下雨,我的庄稼就得旱死。”耿老汉硬是不让对方把话说完,大声咋呼起来。
附近的人们,听见耿老汉咋呼,都朝这里跑来。
“你这什么态度。”工作人员还要和耿老汉论理。
“大河同志。”顾永田制此了二人的争吵。
顾永田:“大爷,这汾河的水日夜流着,我们修个大坝,不就解决干旱了。”
耿老汉非常反感:“还修大坝?”
顾永田态度十分坚决:“大爷,我决定在汾河上修大坝。”
耿老汉说叨开了:“前几年修大坝。我被摊派二十块大洋,我俵侄王卫国,更是高兴得不得了,他不分白天黑夜,不是写就是画。结果哪,我和乡亲们的钱,全被当官的卷走, 修坝挖渠的事,在也没有人提起,气得我表侄,含着眼泪把图纸撕碎,扔到汾河里。他发誓,从今以后,再也不修坝挖渠了。”
顾永田:“大爷,以前的官员,只知道搜刮民财,可我们抗日民主政府,跟他们不一样。”
耿老汉:“我知道你们对老百姓好,可你们要打小鬼子,哪有时间修坝挖渠。”
顾永田态度非常坚决:“大爷,打小鬼子我们也要修坝挖渠。否则,这儿的干旱问题不解决,老百姓就得饿肚子。”
耿老汉:“你说修坝挖渠,我得出多少钱?”
顾永田:“大爷,咱这次修坝挖渠,不搞摊派,大家一起干。”
乡亲们齐声称赞:“好!”
“乡亲们,我今天当着大家的面,把丑话说在头来,修坝挖渠,我没有指望。如果谁能把这儿的庄稼浇一遍水,我就给他磕三个响头。”耿老汉留下赌咒,扛起锄头就走。
“顾县长,你别怪他,他是让人哄怕啦。”刘大爷在顾永田面前,替耿老汉打圆场。
顾永田;“大爷,为了保证今年粮食丰收,明天我就带人把汾河堵起来,让大家浇地。”
 
第二天上午。
汾河岸边,
顾永田带领大家,扛土垒坝。
顾永田拎着二袋泥土,快走如飞。
张辉站在水里垒坝。
游击队员、民兵、妇救会员,一起参加战斗。
大家你追我赶,快速装土运土。
大坝不断升高。
乡亲们闻讯赶来,一块运土垒坝。
大坝垒好,水位急速上升。
 
苟子明家里。
苟子明没完没了地说落着儿子。
苟子明:“那有这么长时间不家来的,来到家里就想走,你把这儿当旅店啦,想来就来想走就走。”
苟明才:“爹,我这不是有事吗。”
苟子明:“有事也不能走,顾永田带人在汾河里打坝拦水,你把地浇完再走。”
苟明才:“爹,你带人到地里去是的。”
苟子明:“我这老胳膊老腿的,去了起什么作用。”
苟明才嬉皮笑脸地:“爹,老将出马一个顶俩。”
苟子明无可奈何地:“唉,我真拿你没办法。”
 
汾河岸边。
乡亲们等水浇地。
苟子明坐着轿子,被人抬到河边。
“老爷!”管家扶着苟子明下轿。
苟子明摘下帽子,拄着拐棍,来到渠边。
苟子明:“管家,你还愣着干吗,拔闸门浇地。”
苟子明一咋呼,不少人吓呆了,乡亲们互相瞅着,没有一个人敢制此。
管家拔掉闸门,渠水向低处流去。
张辉非常生气,急忙过来制止:“苟老先生,今年浇地,必须按着抗日民主政府的规定,上足下用。”
“什么规定?”苟子明用拐棍捣着地,气势汹汹地说道:“今年浇地,还按老规矩办,我看谁敢胡来。”
河岸边,有人大喊一声:“我敢!”
    众人抬头一看,顾永田赤着脚朝众人走来。
“顾永田!”苟子明吓得一愣,急忙改口:“顾县长!”
“苟老先生,今年浇地,抗日民主政府实行新规。”顾永田向苟子明重讲一遍。
“什么新规?”苟子明故意装糊涂。
顾永田:“苟老先生,你忘了吗,那天你和顿老先生一块,让我把讲话的内容写在纸上,贴在墙上。”
苟子明故意狡辩:“我老啦,记不清你写的什么。”
顾永田:“那好,我再重复一遍。‘改革水利规章,实行新的水规。废除旧的水利机构,成立水利局;禁此封建水霸依权分配水权,由众推举水利委员管理水事,修渠筑坝,振兴水利建设,浇地实行‘上足下用’贫富同等,不准依杖权势抢水霸水;坚决制此‘水宴’、‘水礼’‘水争’。"
苟子明一时搪塞“这……”
顾永田字字有力的:“苟老先生,这新的水规你也知道,我请你立即执行。”
苟子明当场拒绝:“我不执行。”
“你不执行?”顾永田更加严厉地说道:“我看你敢不执行。”
“顾永田!你吓唬谁,你以为我是三岁二岁的孩子。”苟子明胡搅蛮缠:“我实话告诉你,我儿子是肖专员的副官,我谁都不怕。”
顾永田铿锵有力的:“我不管你儿子是谁的副官,今天,你必须执行抗日民主政府的新规。否则,我将严惩不贷。”
苟子明气焰十分嚣张:“你敢!”
顾永田怒不可遏地:“苟子明,抗日民族政府的新规,你到底知行不执行?”
苟子明更加蛮横无理:“顾永田,我今天就不执行,看你能把我咋着。”
顾永田怒火冲天地说道:“苟子明,既然你不执行抗日民主政府新规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说着,他来到苟子明面前。
有人拽了一下顾永田的衣服,提醒说道:“顾县长,他儿子可是肖专员的副官。”
顾永田不信那个邪:“乡亲们,既然苟子明,拒不执行抗日民主政府的新规,那我就代表抗日民主政府,严惩这个顽固分子。”
管家怕事情弄僵了,赶忙劝说苟子明:“老爷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”
苟子明顽固地坚持到底:“你放心吧,顾永田只是说说而已,他不敢把我咋样。”
顾永田怒火满腔,他抓起苟子明,往上一举,怒吼一声:“苟子明,你敢欺负乡亲们,我就敢把你扔到河里喂王八!”
管家和几个家丁,想来阻拦,也被张辉和乡亲们按住。
“顾县长!”苟子明一看顾永田要动真格的,吓得魂不附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执行还不行吗。”
顾永田把苟子明扔到麦草堆里。
苟子才躺在草窝里,赶紧捂住胸口窝的玉佩。
“老爷!”管家过来,扶起苟子明。
苟子明:“管家,快把闸门关上 。”
管家:“老爷!”
苟子明:“你想气死我吗?”
管家一听这话,忙和几个家丁一块,把闸门关上。
水位急速上升,清清的汾河水,流进了干旱的田野里。
“好!”人民群众喜笑颜开。
 
众人都在忙着放水,可有一块地无人问津。
顾永田站住地头感到纳闷:“这块地咋没人放水。”
刘大爷:“耿老汉没来。”
顾永田一听,接过刘大爷手里的铁锹,挖口子放水。
“顾县长!马主任被顿子才抓起来啦。”顾永田刚挖好口子放水,大河跑来喊他。
“什么?”顾永田把手里的铁锹一扔,来到大河面前。
“马主任在北胡家堡宣传抗日救国时,被顿子才抓起来啦。”大河非常着急。
“这个顿子才太嚣张啦,光天化日之下,竟敢抓我的工作人员。”顾永田十分气愤,马上下令:“大河,你去通知张营长,跟我到北胡家堡救人。”
大河:“是!”
 

 
北胡家堡村里。
马强站在乡亲们面前,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。
马强:“乡亲们,小鬼子占领我们的家乡,掠夺我们的财富,屠杀我们的同胞。在这国难当头之际,我们要团结起来,跟小鬼子拼杀。”
一群众:“小鬼子有枪,我们咋么跟他拼杀。”
马强:“小鬼子有枪,我们不能硬拼。但大家可以想主意想办法,今天干掉他一个明天干掉他一个,积少成多。”
老大爷:“这是个好法子。”
“把他抓起来!”管家带着一伙家丁,来到演讲现场。
“你们为什么抓我?”马强理直气壮。
管家:“在我们的地盘上,不许你胡说八道。”
马强理直气壮地:“谁胡说八道了?我是在宣传抗日救国。”
管家做贼心虚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快把他绑上。”
一群家丁,一拥齐上,把马强绑在大树上。
“咋回事?”顿子才来到现场。
“老爷!”管家指着马强,添油加醋地说道:“这小子指着和尚骂秃驴,煽动老百姓不交抗日粮款。”
“我看你是活腻啦。”顿子才指着马强:“说,谁派你来的?”
马强字字有力的:“抗日民主政府。”
顿子才蛮横无理的:“什么抗日民主政府,这里是我的地盘,不经我的同意,就是天王老子也不准来。”
管家:“老爷,这小子留着也是个祸害,干脆把他做掉。”
     顿子才:“你们看着办吧。”
“老爷,不好啦,顾永田领着队伍来啦。”一个家丁跑来报告。
“管家,赶快集合队伍到村口拦着,决不能让顾永田带着人进村。”顿子才丢下马强,向村头跑去。
 
村子入口处。
“原地待命!”顾永田命令战士们在这里停下。
战士们精神饱满,注视着村里。
“快点,快点。”管家带着一伙家丁来到村口。
  一个个家丁,没精打采。
  顾永田一挥手:“弟兄们,唱起来。”
  战士们唱起了抗日歌曲。
 
敌人占了文水城,欺负压迫老百姓,
霸土地,加税捐,奸淫烧杀又掠抢。
饿肚皮,苦难当,树皮草根都吃光。
青纱帐里隐蔽好,敌人不敢下乡跑,
敌人如要下乡跑,练国朮,耍大刀,
打个冲锋定难逃。
 
这嘹亮歌声,引来不少群众观看。
“快回去,快回去。”尽管团丁不断吆喝,但乡亲们迟迟不肯离开,都注视着这群生龙活虎的战士。
“看什么看,快回去。”顿子才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顾永田:“顿老先生,我们又见面啦。”
顿子才:“顾县长,你是不请自到。”
顾永田:“顿老先生,光天化日之下,咋么把我的马主任抓啦。”
顿子才:“这个马主任,太不像话啦,在我的地盘上,竟敢胡说八道。”
顾永田:“顿老先生,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。马主任宣传抗日,有何不妥。
顿子才:“他不该在我的地盘上说三道四。”
顾永田:“顿老先生,国难当头,你还打着自己的算盘。”
顿子才:“顾县长,你冤枉我啦,为了打日本鬼子,我也拉起一支队伍。”
顾永田:“顿老先生,为了提高抗日武装的军事素质,抗日民族政府决定,将对全县的抗日武装进行整编。”
顿子才:“顾县长,我的队伍不用整编。”
顾永田:“为什么?”
顿子才:“顾县长,不是老夫吹牛,在这附近几个村子,我的队伍不数头名也数二名。”
顾永田一看,笑了:“顿老先生,就你这样的队伍,能打什么鬼子。”
顿子才转身一看,身后的家丁,一个个没精打采,有人还犯了毒瘾。
顿子才再看看顾永田的士兵,个个精神饱满。
“哎!”顿子才在顾永田面前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顾永田:“顿老先生,你的队伍必须整编。”
顿子才无言可答:“我……”
顾永田神情严肃地:“你应该明白,北胡家堡是抗日民主政府的天下,不是你个人的独立王国。”
顿子才见顾永田神情严肃,只好连声说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顾永田:“马主任哪?”
顿子才点头哈腰:“马上放,马上放。”
 

 
清晨,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。
沐浴着金色的阳光,顾永田来到辽阔的田野上。
和煦的晨风,吹拂着大地。
顾永田走在绿色田野上,望着这绿油油的庄稼,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。
顾永田看到豆地里有一片野草淹没了庄稼,来到田里弯腰拔草。
“顾县长!”耿老汉快步跑到顾永田面前,心疼的说:“你歇歇,我来干。”
“大爷!这草不拔庄稼长不好。”顾永田说着,又继续拔草。
耿老汉:“我知道,前几天我嫌草小没锄地,谁知道一浇水长的这么快。”说到这里,伸出两只胳膊一拦,不让顾永田拔草:“顾县长,你歇着吧,别累着。”他把拔掉的野草,抱在水渠边。
顾永田:“大爷,我也是劳动人民出身,这田里活累不着我。”
耿老汉一听,干劲更大了,他吐口吐沫,两手一搓,刷刷的干了起来。
顾永田拔完最后一片草,用袖子擦一下头上的汗水。
耿老汉:“顾县长,你歇一会吧。”
顾永田:“大爷,我约了几个同志谈工作。”
耿老汉:“顾县长,你们谈吧,我给你们站岗放哨。”
顾永田:“大爷,谢谢您老人家。”
“别客气。”耿老汉说完,注视着周围。
 
青纱帐里。
顾永田席地而坐,张辉宣布会议开始。
张辉:“同志们,现在开会,首先由张兴业同志、白俊卿同志汇报工作..。”
张兴业:“根据顾县长的指示,我们做通了家礼会大师傅韩兵的工作,他不在称霸一方,还积极参加抗日工作,听说咱们的队伍需要军鞋,他一下子送来五百双军鞋和一些钱款。”
白俊卿:“半个月前,韩兵送来情报,说祁县织布厂,守敌力量薄弱。我俩进厂侦察,厂里只有伪军小队长李三儿,带着十几个伪军住在厂里。他们强迫工人加班加点,稍不满意,就是一顿毒打,工人们都恨死了这些二鬼子。”
顾永田:“张营长,祁县敌人兵力如何?”
张辉:“我们反复侦察,县城里只有三十几个鬼子,其他都是刚调来的伪军。”
张兴业:“昨天夜里,我们召开了厂里骨干分子会议,大家一致表示,工人们已经发动起来,大家都盼着咱们的队伍,早日攻打祁县织布厂。”
顾永田:“同志们,条件已经成熟,我同意攻打织布厂。”
张兴业:“顾县长,我们的人员太少,布匹无法运出。”
顾永田:“我们可以动员人民群众参加。”
张兴业十分高兴:“太好啦。”
顾永田:“同志们,回去做好一切准备。明天零点,准时行动。”
众人:“是!”
 
通往县政府的路上。
顾永田和张辉一块向县政府大院里走去。
顿德富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尾随。
张辉:“顾县长,后面有狗。”
顾永田:“顿德富。”
张辉:“顾县长,你知道。”
顾永田:“肖玉虎把他安排在粮站,就是叫他监视我们。”
张辉:“顾县长,顿德富坏得出奇,马上就要攻打祁县,咱得防备他点。”
顾永田:“这事我来处理。”
 
粮站办公室里。
顿德富躺在椅子上,两只脚搭在桌子上睡觉。
顾永田来到办公室门口,顿德富毫无察觉。
顾永田走进办公室里,顿德富鼾声如雷。
一工作人员跑进来喊他:“顿站长,顾县长来啦。”
顿德富一愣,急忙站起来揉揉眼睛:“顾县长在哪儿?”
一工作人员:“来半天啦。”
顿德富一看顾永田犀利的目光,不知所措:“顾县长,我……”
顾永田非常生气:“顿德富,肖专员叫你来工作的,不是来睡觉的,我希望你下不为例。”
顿德富连连点头:“哎哎。”
一工作人员过来汇报:“顾县长,我们的药品没有啦。”
顾永田非常着急:“这确实是个难题,药品都让小鬼子控制住了,有钱没法买。”
顿德富:“顾县长,我可以进城买药。”
     顾永田:“顿站长,你县城里有关系?”
     顿德富:“有,药房里还有熟人。”
顾永田:“顿站长,我得好好谢谢你!”
顿德富:“顾县长,你别客气,为抗战出点力是我应该的。”
顾永田:“小李,你把要买的药品,写好给顿站长。”
   “好的。”小李答应一声,趴在办公桌上写起。
不一会儿,小李把写好的单子递给顿德富:“顿站长,单子我已经写好,给你。”
顿德富拿过单子:“顾县长,我什么时间进城?”
顾永田:“越快越好。”
顿德富:“顾县长,城里的熟人我得去找他们。”
顾永田:“只要能把药品买来,时间你自己掌握。”
顿德富:“顾县长,我去准备一下,吃过午饭就走。”
顾永田:“可以。”
 

 
深夜。
祁县织布厂围墙外边,来了许多群众。
张辉看一下怀表,时针指向零点。
“开始!”张辉下达命令。
战士们扬起工具,对准厂区的土墙起劲刨起。
嘭嗵,嘭嗵,时间不长,刨出一个大洞。
张辉带着战士们,冲进厂里。
张辉带着战士们来到仓库附近。
一个巡逻的伪军,看见张辉带人进来,吓得乱叫:“不好啦,不好啦。”
张辉:“不准叫。”
伪军不听劝阻,继续嚎叫:“不好啦,不好啦。”
我战士冲到伪军面前,一下子把他刺死。
 
厂区道路上。
苟明才醉醺醺地走着,嘴里哼着流氓小调。
“提起了宋老三,两口子卖大烟,一辈子没有儿,生了个女婵娟。”
苟明才走到茅房跟前,听见不远处有动静,站住了。
“不好啦,不好啦。”前面传来小五子的喊声
苟明才感觉大事不妙,一头钻进了茅房里。
 
布匹仓库前。
张辉带领着战士们,冲到布匹仓库。
守备仓库的几个伪军,一看我军战士冲来,乖乖的缴枪投降。
工人们拉闸断电,城里一片漆黑。
一部分战士警戒,一部分战士搜索汉奸。
仓库大门打开,乡亲们来到里面,和战士们一块搬运。
城墙上鬼子兵,发现有人搬运布匹,慌忙朝这里打枪。
张辉:“通讯员!”
通讯员:“到!”
张辉:“你去告诉电工师傅,把厂里的电停了。”
通讯员:“是!”
一连长过来向张辉报告:“营长,李三儿没有找着。”
张辉:“不找他了,你们要密切注视敌人的动向,确保大家的安全。”
一连长:“是!”
工人们再次拉闸断电,厂里一片漆黑。
城墙上的鬼子兵,盲目射击。
一辆辆满载着布匹的车辆,离开了织布厂。
 

 
凌晨。
日军司令部里。
“巴格!”龟田对吉田大发雷霆。
“哈依!”吉田唯唯诺诺。
龟田:“吉田君,由于你的疏忽,导致我们的军需物资被顾永田抢走。”
吉田:“大佐,属下失职,愧对天皇陛下。”
龟田:“吉田君,你一个失职就能自圆其说了吗。”
吉田:“大佐,都怪山猫,没有及时送来情报。”
龟田:“吉田君,你知道山猫的底细吗?”
吉田:“大佐,别的情况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他是我们的情报员。”
龟田非常恼火:“什么情报员,就是一个小混混。”他把几页材料,扔到吉田面前。
吉田一看材料,念了起来:“朴顺愚,男,三十四岁,朝鲜釜山人,此人不务正业,混迹江湖。支那事变后,来到中国太原,经常与顿子才之子顿德富一块鬼混,因争一女子发生口角,杀死了顿德富,取而代之,后与肖玉虎苟明才结拜成兄弟。”他念到这里说道:“大佐,这样的小混混,他不会给我们卖命的。”
龟田:“吉田君,你可以赶鸭子上架。”
吉田:“大佐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龟田:“吉田君,你可以利用这次事件,抓住他的弱点,好好教训他一番,让他死心塌地为我们大日本帝国服务。”
吉田:“大佐,我明天就去找顿德富。”
龟田:“吉田君,根据情报,顿德富就在对面的兴隆客栈。”
吉田:“兴隆客栈。”
 
兴隆客栈。
大红灯笼,挂在客栈门口。
吉田走进客栈里,快步上楼。
房间里,顿德富搂着一个胖女人睡觉。
房门打开,一个蒙面人进来。
“啊?”胖女人惊叫一声,拉起被子蒙脸。
“谁?”顿德富掏出短枪。
“巴格!”吉田一把将顿德富拽到床下,狠狠地踹了几脚。
顿德富跪地求饶:“吉田太君饶命,吉田太君饶命。”
吉田:“山猫,你拿我们的钱,不为我们做事。”
顿德富:“吉田太君,我一直都在为皇军做事。”
“巴格!”吉田又揍二个巴掌,恶狠狠的说:“今天凌晨,顾永田的大批人马,在祁县织布厂里,抢走了大量的布匹,你咋解释?”
“吉田太君!”顿德富诉起苦来:“这几天,顾永田总是防着我,我连一点机会都没有。昨天,他又叫我进城买药。”
吉田:“你是说,为了攻打祁县,顾永田故意把你支开。”
顿德富:“吉田太君,千真万确。
吉田:“顾永田,狡猾狡猾的有。”
  顿德富:“吉田太君,顾永田确实狡猾。”
吉田:“山猫,你这个粮站站长,在顾永田哪里,不过是聋子耳朵——瞎摆设,你马上辞掉。”
顿德富:“吉田太君,肖专员那里我不好交差。”
吉田:“你可以长期装病,专为我们收集情报。”
顿德富满口答应:“也好,也好。”
吉田:“我可警告你,你再吊儿郎当,我就去顿子才那里,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。”
顿德富往地上一跪:“吉田太君,我求求你,千万别说。”
吉田:“不说可以,你利用养病的机会,把顾永田的行动,迅速报告上来。”
顿德富:“哈依!”
吉田:“滚!”
“哈依!”顿德富来到房间门口,恋恋不舍地看着眼床上的女人。
    吉田一瞪眼睛,顿顿富吓得赶紧离开。
 

 
几天之后。
顾永田和马强站在村头,给出征的战士送行。
“首长,再见!”段副营长向顾永田告别。
“再见!”顾永田目送着出征的战士。
战士们走远了,张辉向顾永田提了意见。
  张辉:“顾县长,刚打完祁县,你就把部队调走。万一小鬼子打来,你叫我这个光杆司令咋办。”
  顾永田:“你怕什么?”
  张辉:“顾县长,你的安全我要对党负责。”
顾永田:“张辉同志,南安镇的周文彬你知道吗。”
张辉:“周文彬这个人我知道,单人独骑来到南庄镇,短短的几个月,拉起一支一百多人的队伍。”
  “首长,红军战士周文彬向你报到。”张辉的话刚落音,身材魁梧的周文彬,来到他俩面前。
“周文彬同志!欢迎你归队。”顾永田亲切的握着周文彬的手。
 周文彬:“首长,根据程子华部长的指示,我来南庄镇发动群众,组织抗日武装。现在有一百多人的队伍,我的这支队伍,随时听从党的召唤。”
顾永田:“周文彬同志,组织上决定,你来出任南安镇办事处主任。你当前的任务是,放手发动群众,扩大抗日武装。”
周文彬:“是!”
顾永田:“周文彬同志,有什么困难,你尽管提出来。”
周文彬乐呵呵地:“首长,没啥困难。自从攻打祁县以来,我那些弟兄,抗日热情可高啦,天不亮就起来训练。”
顾永田更是无比喜悦:“乡亲们的抗日热情更高,听说部队需要军鞋,不到一个月,全县人民就做好三千双军鞋,四千双袜子,一千多人参加了主力部队。”
张辉:“乡亲们说,阎锡山的部队喊抗日,日本人来啦,吓得跑的远远的。可八路军和工卫旅不一样,真的打小鬼子,还缴获这么多的东西。”
顾永田:“周文彬同志,目前形势对我们非常有利,你要尽快把队伍训练好,过一段时间,我去看看战士们。”
周文彬:“首长,我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 
半个月之后。
训练场上。
新战士小王,把手里的木棍一扔:“不练了。”
战士小李:“小王,你咋不练了。”
小王:“成天拿着木棍练,没劲头。”
小李:“你不练好基本功,咋么打鬼子。”
小王:“你拉倒吧,手里没有武器,拿什么打鬼子。”
“问得好。”周文彬来到战士们面前。
“ 大队长!”战士们都注视着周文彬。
   周文彬:“弟兄们,当年我参加红军时,也和这位兄弟一样,遇到同样的问题,老班长告诉我,没有枪可以从敌人手里夺。今天,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,一是通过战斗,从小鬼子手里夺,二是向散兵游勇和地方武装要,三是自己动手造大刀、长矛、手雷、手榴弹。”
 “说得好。”顾永田健步向大家走来。
“顾县长!”周文彬十分激动:“弟兄们,顾县长来看望大家,欢迎顾县长给我们讲话。”
战士们热烈鼓掌。
顾永田激情高昂地:“弟兄们,你们今天练好本领,明天上战场杀鬼子,没有过硬的本领,咋么和小鬼子拼杀,熟话说的好,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最关键的是,大家要憋着一口气,扎扎实实地学好本领,有了过硬的本领,就能把小鬼子打得屁滚尿流,就能把小鬼子打回东洋老家!”
顾永田的一席话,把大家都逗笑了。
周文彬:“弟兄们,顾县长的讲话,你没听明白没有?”
    战士们:“听明白啦!”
周文彬:“弟兄们,顾县长要求我们学好本领,提高军事素质。所以,我给你们聘请了武术拳师,教大家踢打滚爬,擒拿厮杀。不过,我是有言在先,有本事的,我带着他上战场打鬼子,没本事的,回家抱孩子去。”
众人轰隆一声笑了。
周文彬脸色一本:“你们不要笑,我周文彬说到做到。”
周文彬的话刚落音,战士们立即投入紧张的训练。
 
训练场外。
    顾永田和周文彬亲切交谈。
顾永田:“周文彬同志,组织上决定,以你的队伍为基础组建县大队。”
周文彬:“首长,我服从组织决定。”
顾永田:“张辉同志虽然是县大队长,但他还兼任县政府秘书,主要工作还得你抓。周文彬同志,你的任务不轻。”
周文彬:“首长,你放心吧,我就是廋掉几斤肉,也要给你组建一支拳头部队。”
顾永田:“周文彬同志,我等着你的好消息。”
“顾县长!”顾永田和周文彬正说着话,马强跑过来喊他。
“马主任!什么事?”顾永田迎上前去,问了一句。
马强:“顾县长,一伙不法商贩,故意哄抬物价,闹得人心惶惶。”
顾永田:“走!我们几个人过去看看。”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阅读
薄去的时光
薄去的时光
有一种力量
有一种力量
激情属于岁月年华
激情属于岁月年华
南京梦
南京梦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凤凰体彩app_凤凰体彩app下载 金冠彩票app_金冠彩票app下载 大发快三彩票_首页 大发快三彩票_首页 拼搏在线彩票网_『彩神通』彩票软件官方网站 大发快三彩票_首页 大发快三彩票_首页